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识银行 Knowledge Bank

探索天地宇宙之真理,汇聚行善修德之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孙金伟(笔名:孙道) 拯救国家、拯救人类和地球生态环境的诊救师, 国家人类改造重建以及人类永续生存发展道路的设计师, 太阳之道、先见策划、知识银行、拯救人类和人类未来大学的创始人。 Shanghai Foresight http://foresight.blog.sohu.com Save Human http://savehuman.blog.163.com Future University http://blog.sina.com.cn/futureuniversity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十三层楼的价值不会低于迪斯尼  

2009-07-07 05:58:25|  分类: 中国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十三层楼的价值不会低于迪斯尼

作者:贝岭居士  来源:中企新传媒

上海一座十三层的新建楼房在一个早上突然地倒了。倒的那么完整,那么彻底,又那么宁静,虽然姿势不同了,可一排排窗子上的玻璃依旧是各就各位的和原先立着时一样,闪着幽幽的光,象是有那么丝丝的嘲意,只是不知其是在无奈地自嘲呢?还是对着前来观看它的人们。的确,看着这完整横躺着的大楼,很难和通常楼房倒塌情景联系起来,难道上海的楼房倒的都讲究个优雅风度?

    正因为与从不同的倒法,让少见多怪的其他地方的人们议论纷纷,当然,这其他地方不仅是指国内其他省份,也包括了其他的国度。议论的焦点还是惊叹这连根拔起的倒法!是不是人们真得有些少见多怪了呢?从媒体报道里,香港说人没见过,日本人也说没见过,还说这是“中国童话”!查了下去年遭受地震的四川等地,那么大的震动也没发现有这样类似倒法。想起多年前深圳现场拆城中村的场面,是一个叫渔农村的城中村,里面楼房也都是十层左右的,好象是在部队专业爆破部门的协作下用炸药进行爆破拆除。当一个市领导一声令下,轰隆声一片之后,本来准备随即欢呼的在场的人们一时懵了,因为几十栋楼并没有和人们想象的那样化做一片废墟,而是象醉汉一样东倒西歪地你靠着我,我搭着你的硬撑着。现场报道的主持人也一时不知该怎样怎样来评价这次爆破,后来好象是经过询问,过了一会儿才宣布爆破成功!相比之下上海的楼房才叫倒的成功呢!

    当然,这么说好象有些幸灾乐祸似的,其实不然,已经有人大呼向该楼“致敬”了!为什么?你想想这楼是已经建好了里外一新的,如果它挺上几天等人们都住进去了再倒的话会是什么情景?恐怕是连上海市长也要一起跟着倒了。所以说,这栋十三层楼真该值得致敬!它知道自己虽然上面是冠冕堂皇,可根底下的基础却是不堪一击,与其连累祸害百姓,不如杀身成仁倒掉算了。相比之下缺少人性的倒是人了!

    现在事情官方正在调查之中,也还不好对此妄下结论,但静静躺在那里的可敬的十三层楼,已经给人们准备好答案了!它那彻底暴露出楼底部基础上齐齐折断的几根和筷子似的空心桩柱就说明问题了!这恐怕是任何高明的专家也难圆其说的。让人不解的是,从当年朱容基大骂“豆腐渣”工程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是由表及里,从表面的“豆腐渣”,发展到象今天上海的十三层楼这样,已经从根基上开始出现问题了,这样的结果只有倒掉了。的确,倒楼之事不仅是发展商或是建筑师需要反思,上层建筑的人们是否也应该反思呢?

    不过反思的问题,不可能象楼房一样在一个早上说倒就彻底的倒了(如果以前,这么说是不成立的,因为崭新的十三层楼一没地震二没爆破,怎么就说倒就倒了呢?),所以,建议上海这栋(它已经横躺下了可能不能叫“栋”了)优雅地躺着的十三层楼,应该就地保存下来!因为不论是从政治教育意义,还是建筑参考意义,甚至是旅游商业意义,它的价值都是巨大的,甚至不会低于上海未来的迪斯尼乐园。当然,信不信由你,至少我是想去亲眼看看这个“今古奇观”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