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识银行 Knowledge Bank

探索天地宇宙之真理,汇聚行善修德之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孙金伟(笔名:孙道) 拯救国家、拯救人类和地球生态环境的诊救师, 国家人类改造重建以及人类永续生存发展道路的设计师, 太阳之道、先见策划、知识银行、拯救人类和人类未来大学的创始人。 Shanghai Foresight http://foresight.blog.sohu.com Save Human http://savehuman.blog.163.com Future University http://blog.sina.com.cn/futureuniversity

网易考拉推荐

“梅普”能否逾越“卡夫丁峡谷”?  

2008-05-11 08:24:49|  分类: 全球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普”能否逾越“卡夫丁峡谷”?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梁强

  5月8日,在梅德韦杰夫正式出任俄罗斯第三任总统一天后,俄罗斯前总统普京也正式出任总理一职,俄罗斯正式进入“梅普”时代。

“俄国的精神气质”

  2007年底,就在普京作出权力交接的决定后没几天,《时代》杂志将2007年年度人物的称号授予了普京。此前被评为《时代》年度人物的俄国人还有斯大林(1939,1942)和赫鲁晓夫(1957)。

  普京当选《时代》人物并不出人意料,在他治理的八年内,俄罗斯的经济逐步走向繁荣,车臣叛乱已被平息,军力也重现强大,这一切足以使他成为当代世界少有的杰出政治家之一。但《时代》执行主编斯坦格尔对普京当选的理由却有自己更深刻的见解,他认为普京“表现出了他不同寻常的领袖品质,他在混乱中接手这个国家,并带领它走向稳定”,他“拥有超强的坚韧,对俄国的发展有明确的方针,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俄国的精神气质,正是他让俄国回到了世界舞台”。

  “俄国的精神气质”,毫无疑问,这正是普京魅力和影响力的根本所在。与其前任相比,他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执政提出了明确的目标,毫不避讳地表示苏联的崩溃是20世纪最重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明确提出要恢复俄国在世界的影响力。他就职俄总统的八年中,他一直努力向重建俄罗斯荣耀这一目标而努力,不允许任何障碍挡住他前进的步伐。普京在国内赢得广泛的支持,不仅仅是他任内俄国的经济增长,他带来的政治稳定,还因为他是在俄国人普遍认为历史上少有的黑暗时代担任俄国总统的,正是他战胜了车臣的分裂主义,并带领俄国走出了泥沼,最最重要的是,他恢复了俄国一度被长期打断的长达300年的历史,重新树立了俄罗斯民族在世界版图中的位置。尽管俄国人一直都有拿国家领导人开涮的习惯,但关于普京的笑话却极少流传,这再真实不过地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普通人对他们心中领袖的尊敬。

  做到这些,普京已经是一位非常出色、甚至可以说是优秀的政治家,但能否成为一代伟人,还需要等着瞧。

普京的阴影

  衡量一个伟大政治领袖的标准,最基本的有两条:一是看他是否为他所领导的国家开辟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二是看他是否为这条道路建立起了一套持久稳固的体制和法统,使之能够不受个人(尤其是他本人)和偶发事件的影响独立自主地成长下去。换句话说,“在一个强大的国家里,应该有的是一个强大的政府,而不是单独一个强大的领导人。” 但这两个标准,普京都还未完全达到。

  普京虽然扭转了国家的颓势,使其重新走上强国之路,但其任内仍有许多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包括:贫富分化的加剧;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经济体制上主要依赖于石油的结构性缺陷;行政机构的官僚主义和强力部门的坐大;司法不够独立;车臣的斯大林式治理和印古什、鞑靼斯坦新的分裂趋向;高加索地带的动荡局势;以及最重要的,与西方的紧张关系和由此带来的国际环境中的孤立。由于这些问题中的许多都是与普京在任内亲自树立的强国战略相联系的,因此,可以说除了普京本人外,没有别的哪位政治家有能力彻底地解决之,所以普京也必须留下来。

  普京欲走还留除了对其任内构建的道路和国家战略不是完全放心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自身对权力的留恋。普京在两个候选人中,选择了更像是经济管家的梅德韦杰夫而不是兵权在握的伊万诺夫,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一方面,这让梅德韦杰夫在总统位置上仍然受到了牵制;另一方面,如果选择了伊万诺夫,恐怕普京继续留在大政治舞台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而普京最终决定出任总理,不让自己的政治生涯出现任何的“权力真空”,某种程度上也是他害怕离开大政治,或者说是担心被大政治所抛弃的体现。事实上,“梅普组合”这个词本身就表明,普京的阴影将是新的俄罗斯政权和这个国家未来发展道路上面对的最大负担。

  不过,基辛格认为,普京不是斯大林,他没有将自己的反对者和潜在的反对者都赶尽杀绝,也不会恋栈不退选择终身制。他相信普京是这样一种领导人,即必须将权力都集中在自己手中,以确保完成本民族和国家刻不容缓的重大任务。比起苏联时期的领袖,普京更像是俄国历史上那些成功的改革者,如彼得大帝和叶卡特琳娜大帝。虽然他们都被认为是集权统治者,但最终的目的是通过集权手段实现对国家的强力改变,换句话说,就是要集举国之力为国家的强大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普京也是一个改革者,他会和这些俄国的伟大领袖一起被列入到俄国历史名人录中去。虽然他不是一个民主者,基辛格最后坦陈。

  基辛格的说法并非没有理由。从普京个人的政治成长来看,他在自己初涉政坛时,选择了俄罗斯自由派领袖之一的索布恰克为自己的朋友和导师。他自己也曾经说过,“我本人是一个纯粹的自由派。”对于那些关于人权的指责,普京表示,他正在构建一种适合俄罗斯国情的民主模式,而非西方强加的那种。

  总的来说,俄国未来政治的发展,仍然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如果普京能够成功在俄国建立起一套稳固的、长久的体制,这一体制不再需要某个强力的领导人来维持,而是能够自己独立运转,那么时代就会给他应有的荣耀和赞誉。反过来,如果普京个人强大的权势最终损害了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那历史会对他作出另一种评价。

“梅普”的未来

  从梅普组合现有的模式来看,普京将掌管国家经济,梅德韦杰夫将作为俄国在国际社会上的新元首。尽管政治家都清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内政治的合法性才是权力的基础,但这样的内外分工对梅德韦杰夫并非不利,如果后者能够正确地使用手中的牌,他有可能逐步积累起自己的影响力并主导俄国的对外政策。这将为他日后真正成为大政治中的主角奠定良好的基础。另一个有利条件是,现在莫斯科与西方的关系已经触底,这就留给了梅德韦杰夫很大的空间实现反弹,比如重新恢复反恐合作,开辟能源领域的新道路等。而且,梅德韦杰夫自由主义的外衣,也给了西方比较好的第一印象。

  即便梅德韦杰夫能够长袖善舞,俄国未来发展道路最关键的仍然是,国家大战略的方向究竟是“优先国家安全”,还是“优先改革和市场经济”这样的根本性问题。历史上俄国国内亲西方的自由主义虽然也曾在俄国国家发展的几次大的改革关头有过蓬勃发展,但最后却都被当权者以国家安全的需要扼杀,他们所鼓吹的俄国全面西化的道路也从未得到国家主导政治力量的支持。这一次梅普组合能否迈过这道俄国历史上不可逾越的“卡夫丁峡谷”(比喻人们在谋求发展时所遇到的极大的困难和挑战),将是对他们和他们所领导的国家最大的考验。

  (作者单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