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识银行 Knowledge Bank

探索天地宇宙之真理,汇聚行善修德之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孙金伟(笔名:孙道) 拯救国家、拯救人类和地球生态环境的诊救师, 国家人类改造重建以及人类永续生存发展道路的设计师, 太阳之道、先见策划、知识银行、拯救人类和人类未来大学的创始人。 Shanghai Foresight http://foresight.blog.sohu.com Save Human http://savehuman.blog.163.com Future University http://blog.sina.com.cn/futureuniversity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9月11日  

2007-09-11 14:13:35|  分类: 互联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虚拟世界的真金白银

骆轶航   来源:

华尔街的新宠VMware,能否复制Google的高成长神话,并同样使微软恐惧?

 

华尔街如何庆祝Google上市三周年?答案是:再找一家成长力强的高科技公司,让神话延续。

2004年8月19日,Google登陆纳市,开始了一场令所有参与者至今不曾有丝毫后悔的赌注:交易首日股价上涨18%,达到100.34美元,市值当天达到270亿美元,一举成为纳斯达克有史以来第三大IPO。如今的Google市值已超过1600亿美元,它吞吐着这个地球的互联网信息,并提供着日益超越人们期许和想象的网络软件应用与服务。

时隔三年,2007年8月14日,那些曾亲历Google上市一幕的人们不由产生“昨日重现”的幻觉:一家名为VMware的公司在交易首日股价跳涨76%,从发行价每股29美元跃升至51美元,市值在24小时内飙升至190亿美元,成为2007年以来挂牌首日涨幅最大的初始股,也是世界第四大回报率最高的IPO。

是什么使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成为华尔街如此疯狂追捧的对象?答案只有一个:人们相信虚拟化技术将在未来几年产生惊人的利润,而VMware在这个领域已抢占了足够的先机。

虚拟化技术?抱歉,VMware并非在网上虚拟出一个世界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游戏那样热门的酷玩意。这家年轻的硅谷公司,专注于开发使一台电脑“虚拟”为多台电脑的软件。简单地说,你可以将运行了VMware的一台电脑看作是许多台电脑,因为VMware让这其中的“每台”电脑使用着各自独立的操作系统,拥有自己独立的网络地址,运行彼此不同的程序,“每个”系统更是有各自的开关机电源按钮,以及系统复位键。

谁将是“把一台电脑当成N台用”的虚拟化技术的最大受益者?所有需要计算机服务器的公司。从你身边一家家没有雄厚资金的小公司,到那些对数据承载和集中具有相当高要求的机构——包括企业、政府部门和其他公共事业机构。不难想象,这种技术将显著地提高计算机的工作效率,而这些企业和机构将得以降低在大量服务器上花费的采购金和电费。

正是“虚拟化技术”所带来的神奇魅力,使VMware在上市之后,一跃成为市值仅次于微软、甲骨文、SAP和Adobe的世界第五大软件公司。是的,你猜对了,即使是举世闻名的福特汽车公司,在华尔街的资本天平上也不及这个软件新贵。

在分析师眼里,VMware似乎正在演绎微软和甲骨文的成功故事——这家公司在2004年1月被全球知名的存储厂商EMC收购之时,不过只是一家拥有300名员工、年销售额1亿美元的小公司。而在3年之后,公司IPO的前夜,其年收入预期将达10亿美元,员工已激增至3000人——这样的成长速度,如果不是玩笑,则是另一个奇迹。

VMware公司在给《环球企业家》的独家声明中表示:“虚拟化技术将改变公司和个人使用计算机的方式,对于VMware的员工而言,IPO是令人鼓舞的。我们对于IPO对我们全球员工的意义感到非常兴奋——这样他们就有能力从他们的辛勤工作和从VMware业绩的成功中更加直接地获益。”

VMware创始人兼CEO黛安·格林(Diane Greene),这位不苟言笑、行事低调,绝少谈及个人经历及家庭的中年女性,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这一切奇迹的推动者。她认为VMware所做的一切超越了当今平均水平的任何创新。“我们在这样的水平上运作,世界对我们将完全不同。”她说。

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VMware真正赚钱的日子在后面。市场调研和分析机构Gartner预测未来十年内,虚拟化将是PC行业所面临的最具革命性的一种技术。目前,全球已有2万多VMware的公司用户和400多万个直接用户。而太平洋顶峰投资公司的高级研究员布伦特·布瑞思林(Brent Bracelin)提醒人们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里,VMware的销售额上涨了89%。他甚至认为,VMware软件将有望成为像微软“视窗”(Windows)一样重要的操作系统。

 

 

终结者

取代Windows?别以为这是VMware真正的野心。

8月10日召开的Linux世界大会上,VMware首席科学家兼联合创始人门德尔·罗森布鲁姆(Mendel Rosenblum)指出,虚拟化将来还会提供更多的服务——而最终的结局是:虚拟化技术将使包括Windows、Linux在内的任何一款臃肿而复杂的操作系统成为历史。

“我们能从操作系统中删除不需要的应用软件,并建立起最优化的操作系统。”罗森布鲁姆表示。他还认为,像Windows那样的操作系统,因为过度复杂的架构,导致软件本身变得不可靠,不易于管理的同时更不利于创新——某种程度上,这一观点恰好切中微软当下的尴尬:拥有大量出色的工程师,但在产品创新上乏善可陈。

而在罗森布鲁姆和他所创建的VMware的视野中,取代任何一种操作系统的,将是另一类使虚拟化技术直接与计算芯片和其他硬件集成的系统——它会更加可靠、安全、易于管理而且性能更佳。而实现这样的功能,虚拟化设备是最理想的。因为在一台被“虚拟化”运行的计算机上,软件制造商只需要提供运行某特定程序所需的要素即可,而不必兼顾麻烦的操作系统带来的羁绊。

想象微软和Linux对此言论的不满并非一件困难的事。好在,大多数PC产业链上的厂商和公司对此无不认同——某种程度上,它们也是暗流涌动的虚拟化技术浪潮中坚定不移的推波助澜者,尽管完全抛弃操作系统仍待时日。

英特尔也是致力于倡导虚拟化技术平台的公司——其以硬件辅助的虚拟化技术即将完全支持世界上最广泛部署的PC服务器和计算平台,并且逐渐向针对大型企业的64位安腾平台渗透。在帮助拥有Old Navy、Banana Republic等若干品牌服饰的全球最大时装零售商Gap重新评估其服务器使用情况时,英特尔解决方案服务部甚至建议,只需三台安装有VMware虚拟化软件的IBM服务器,便可取代Gap公司1/3的现有服务器——它能提供30:1的惊人整合率。

这一改变使Gap的基础设施第一年内便可整合多达97种不同应用——其中包括了所有主流的服务器软件——从而有效地提升了服务器的利用率,并急剧地缩减了IT成本。而此前Gap拥有至少300多台平均系统利用率不到10%的服务器,随着业务的日益苛刻和项目数量的递增,服务器的维护成本使公司不堪重负。

还有什么可证明VMware对于虚拟技术平台市场的推动力?IDC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无论是基于英特尔还是AMD架构的PC服务器虚拟化市场上,VMware都牢固地据守了至少85%的市场份额。而其正处于产业链的最上游。而这个市场有多大?目前只有不到10%的服务器使用了虚拟化技术,Baird公司分析师丹尼尔·雷努阿(Daniel Renouard)在其报告中称,未来将有超过50%的服务器会运行虚拟化软件。

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惠普和戴尔这样的业界巨头会向Vmware投入了巨大热情。“虚拟化领域的创新才刚刚开始。在这里,你将看到全部的服务及提供服务的所有公司。”惠普执行副总裁安·利弗摩(Ann Livermore)表示。而戴尔首席技术官凯文·克特勒(Kevin Kettler)甚至认为:“电脑的多功能性将是商业客户的未来需求,虚拟机可以解决应用程序管理和安全等问题,所以最终戴尔的系统管理程序会与戴尔的服务器整合,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虚拟机。”

在中国,虚拟化技术也被日益认知并普及。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市场VMware已拥有商务部、信息产业部、水利部等事业机构客户,以及西门子、佳能、TCL、阿尔卡特、联想、通用、辉瑞制药等各类企业。

 

抓住它!

在虚拟化技术正处于市场引爆点的时刻,“抓住VMware”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且羡慕的事情。

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要知道,在1998年VMware刚成立的时候,迅速意识到它的价值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VMware创始人兼CEO格林和她的合作伙伴罗森布鲁姆在20世纪90年代末深感不同的操作系统各自为政、不能兼容带来的麻烦。因此,黛安和她的VMware公司试图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坚信在1990年代开始研发虚拟技术将可能获得极高的回报。1999年,VMware推出了第一款基于虚拟化技术的软件——两个月内,通过互联网下载该产品的用户即达到7.5万人——在当年,这并非一个很小的数目。

随即,VMware开始向服务器产品领域进军,并发明了一种对大型设备进行“虚拟分区”的方法——它同时奠定了时至今日服务器虚拟化技术的基本原理。而这一技术的市场前景再度快速得到认可:2001年,VMware相继和IBM、惠普和戴尔等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在当时知名度不高的小公司,VMware并没有向它的同行们那样“四处出击”的招揽生意。相反,VMware几乎没有一支专业的销售队伍,而仅是通过公司的网站销售其桌面系统软件等产品。而当时的销售情况却足以让当时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颇感自豪:“我们也获得了风投资金,但我们从来没有用它。”

按照正常的成长逻辑,一直“处于中等盈利水平”的VMware应该为独立上市拼搏一把,而在此时,这家虚拟软件及服务提供商的价值开始被业界觉察并重视。根据黛安的回忆,“突然之间,有许多公司把我们锁定为收购对象”。

在这些觊觎VMware的巨头中,不出意外地出现了微软的名字。

但不要忘记,作为支持计算机和服务器在不同操作系统下运行的独立软件公司,VMware不可能委身于任何一家掌控操作系统的公司。微软怀有莫名意图的收购从逻辑上便不为VMware所接受。基于同样的道理,VMware也不可能被任何一家服务器公司收购。“这种类型的收购对我们没有吸引力。”黛安说。

机会终于留给了存储巨头EMC。对EMC来说,VMware在当时已绝对领先的虚拟化技术可以帮助EMC在数据中心领域站稳脚跟。更何况,VMware拥有IBM和惠普、戴尔等公司作为战略合作伙伴。EMC公司CEO乔·图齐(Joe Tucci)坚信,收购VMware可以加速服务器和存储虚拟化进程,并且决定,保持VMware的完全独立性,而不必把它整合到EMC的公司运营和产品架构中。

在这种情况下,VMware接受了EMC的6.35亿美元的收购方案,并于2004年1月完成全部事宜。当时在外界看来,收购VMware是EMC一步莫名其妙的棋,而不到一年,事实即证明:这个看上去无甚关联的收购却是EMC持续不断的收购运作中最出色的一个:VMware继续保持年均两位数的增长态势,而在2005年第一财季,收入更是达到了8000万美元。而EMC也完全恪守其收购之初的承诺:VMware完全独立于EMC,总部仍设在加州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公司的“帅印””始终由VMware创始人格林掌控。

三年后,随着VMware成为炙手可热的资产,EMC终于在其持续盈利的同时,获得更大的回报。机会最后一次留给EMC以外的玩家。在VMware上市前,赶上与其“亲密接触”最后一班车的,是其多年以来的合作伙伴英特尔和思科。在上市之前一个月,英特尔和网络设备巨头思科分别购入了VMware的股权。对英特尔与思科而言,持有VMware的股份不仅意味着上市之际的数倍收益,更意味着在虚拟化平台和应用服务市场上的影响力——看在VMware几乎已经成为虚拟服务器及虚拟化软件代名词的份上。

 

对弈微软

任何一家像Google和苹果那样改变着人们生活方式的公司,甚至任何一家具有爆发力和成长前景的技术公司,在其前行的道路上,都必然会遇到一个几乎宿命的对手——微软。

怎么办?被它收购,或成为它的敌人,别无其他选择。当然,真正出色的公司几乎不可能顺从地被微软纳入彀中。

当三四年前,VMware明确拒绝微软收购的那一时起,它即不得不与微软直面竞争,尤其在首席科学家罗森布鲁姆关于“一切操作系统都将终结”的预言之后。

今年1月,在一次与客户的会议中,一贯措辞强硬的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发誓:微软将很好地与VMware竞争。他似乎不忘嘲笑VMware超越一切操作系统的用心:“在操作系统业务领域中,人人都想成为底层竞争者。”

微软的逻辑很简单:虚拟化应当被内置为操作系统,而不是凌驾其上。微软虚拟化战略部门总经理麦克·尼尔(Mike Neil)认为:“虚拟化是一种功能,它是一种很棒的操作系统功能。”

这意味着,微软10年前开发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的互联网浏览器,以应对网景(Netscape)挑战的一幕将有可能发生在其与VMware关于虚拟化的竞争中,尽管与之相伴的是从未休止的反垄断纠纷。然而事过境迁,在虚拟软件市场,微软正面对用户的强大压力:一年多之前,微软开始被迫改变软件使用授权,允许它的软件产品在基于VMware支持的虚拟计算机上运行。而几个月后,微软旋即再度出台措施,限制新安装的Windows Vista系统在虚拟机上的运行。这种限制虚拟化技术发展与普及的行径,再度令VMware担心。

而在微软看来,其对虚拟软件的限制与垄断无关,相反地,甚至是必要的权利维护。以往,微软的操作系统是按照服务器的数量来收费的,也就是说,在一台服务器上装了Windows,企业就算是多用了一套微软的软件,也就要多交一笔钱。但如果3台服务器上虚拟出了9个系统,那微软该收3份钱还是9份钱?微软的答案是——至少它希望是——后者。微软虚拟化战略部门的总经理尼尔就表示:“授权使用费应该基于一份Windows拷贝何时被使用的基础上,而不管操作系统是安装在一台虚拟机还是一台物理的电脑上。”让VMware成为Window操作系统的一部分?黛安·格林显然认为这是微软的自负外加一厢情愿:“我们不会和微软签署这样的控制协议。”她明确表示,“微软正在竭尽所能的在这个业务市场取得好处。”

千万不要忽视微软的影响力,某种程度上它会改变整个市场的发展方向。过去几年,微软正沿袭其进入互联网浏览器和互联网搜索引擎领域的路数,招兵买马并连续收购一些小公司,建立起自己的虚拟软件开发团队,并明确将虚拟软件技术定义为操作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

目前,微软正在开发名为Viridian的Window管理程序——它为微软下一个版本的Windows服务器操作系统Longhorn进行准备,它计划于2008年中上市,并能使用户在未来的Windows Server 2008操作系统下实现虚拟环境的运营。但可以肯定的是:微软Viridian绝不可能允许用户完全自由地安装、删除或运行任何一种虚拟环境下的程序——在Windows壁垒下的虚拟环境,对于用户和产品功能来说,仍是莫大的限制。

而VMware仍然不能忽视的一点在于:尽管它牢据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但仍不免面临初创公司的竞争:诸如Virtual Iron和XenSource等。不要小看这些初创公司只占市场份额的5%到7%,它们可能制定更为廉价的优惠政策。更为可怕的是,他们会选择与微软的合作,甚至帮助微软扭转虚拟技术的市场方向。XenSource已于2006年与微软签订协议,使XenSource软件可以与微软的Windows Longhorn服务器系统中的虚拟技术很好的工作。与竞争对手建立必要的同盟,对于VMware来说,也许是一件不得不为之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