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识银行 Knowledge Bank

探索天地宇宙之真理,汇聚行善修德之人才.

 
 
 

日志

 
 
关于我

孙金伟(笔名:孙道) 拯救国家、拯救人类和地球生态环境的诊救师, 国家人类改造重建以及人类永续生存发展道路的设计师, 太阳之道、先见策划、知识银行、拯救人类和人类未来大学的创始人。 Shanghai Foresight http://foresight.blog.sohu.com Save Human http://savehuman.blog.163.com Future University http://blog.sina.com.cn/futureuniversity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8月2日  

2007-08-02 05:52:29|  分类: 全球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轻易放过那些亚洲大亨!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维克托•马莱(Victor Mallet)

2007年8月1日 星期三

不要忘记那些企业大亨们。在亚洲金融危机过去10年后,人们谈论的话题多集中于宏观经济原因,如放开资本账户控制、经常账户赤字以及无收益资产的过度投资。但对于同样须对金融危机负责的商界富豪,相关讨论并不多。

对于二战后东南亚的经济“奇迹”、1997年至1998年间金融市场崩溃以及随后的经济复苏,当地行事低调的亿万富翁们发挥了关键(哪怕是有争议的)作用。了解一下印尼林绍良(Liem)和黄柏年(Widjaja)家族、被罢黜的泰国总理他信•西那瓦(Thaksin Shinawatra)等大亨们持久的政治影响力,你就能理解亚洲金融危机的历史,同时意识到亚洲目前仍然面临的挑战。

上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亚太地区主管大卫•伯顿(David Burton)在新加坡新闻俱乐部(Singapore Press Club)发表演讲时礼貌地表示,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当时并未完全显现的金融行业和企业界弱点”。在为亚洲开发银行(ADB)撰写的一系列更为直白的报告中,经济学家们呼吁改善治理状况,并将印尼和菲律宾的腐败现象斥为“阻碍进步的深层障碍”。*这份报告指出,在5个受金融危机打击最为严重的国家,平均年度增长率较危机前下降了2.5个百分点。

《中国经济季刊》(China Economic Quarterly)编辑、研究公司龙州经讯(Dragonomics)董事乔•斯塔威尔(Joe Studwell)在其新书《亚洲教父》(Asian Godfathers)中对该报告的观点进行了抨击。他认为,贪婪、腐败和过剩是导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部分原因,长期以来,亚洲企业大亨们一直都是经济增长的受益者,而非刺激经济增长的力量。

尽管存在不同的论调,但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多数分析却得出了类似的结论。1997年前的东南亚经济成功和1998年后的经济复苏,都是在竞争性出口行业的推动下实现的。而企业大亨们——只有个别例外——则是在受保护、垄断且通常低效率的国内行业赚到了钱,例如房地产和银行业等。斯塔威尔嘲笑那些大亨们的傲慢时写道,他们“在各个会议和媒体上庆祝着自己为东南亚经济繁荣所做的贡献,但真正让东南亚繁荣起来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出口加工厂组装线上的女工们。”

尽管泰国出口放缓是引发金融危机的一个导火索,但实际上,是那些如今声名狼藉的“双重错配”(double-mismatch)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借入短期美元为项目融资,准备利用本币长期偿还。在亚洲货币暴跌、不可能偿还债务时,局面演变成了一场危机。在整个东南亚,房地产大亨们和垄断的进口产品分销商,再加上管理不善的国内银行和温吞的金融公司,都是问题的一部分。

10年过去了,一些大亨们所扮演的角色(包括在资金逃离该地区之际,将数十亿美元从印尼撤到新加坡和其它国家)往往被人们所忘记。他信和其他人成功创造了一个民族主义“神话”。其中,西方投机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了罪人,亚洲企业领袖则令人吃惊地被描绘为受害者。

那些被发现行为不当的教父和政客们——包括苏哈托(Suharto)的商界密友穆罕默德•鲍勃•哈桑(Muhammad “Bob” Hasan)——得到了宽大处理,在监狱里更像是度假者,而非囚犯。政客们的遭遇仅略微糟糕一些。被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称为全球头号窃国者的苏哈托躲过了刑事指控,不过,印尼政府最近对苏哈托提起了案值达15.4亿美元的民事诉讼,指控他通过一家慈善基金会窃取国家钱财。

多数须对引发亚洲金融危机负责的大亨们最终都毫发无损(最多因此变得穷了一些)。“当地经济仍是大亨们主宰的经济,”斯塔威尔写道,“实际上,金融危机令那些最聪明、最老练的教父们变得更为强大。”

企业大亨们以及他们的企业甚至正再次从国际市场上筹集资金。亚洲浆纸业有限公司(Asia Pulp & Paper, APP),正考虑回归市场。2001年,该公司未能偿还140亿美元的债务,成为历史上最大的新兴市场债务拖欠者。该公司背后的黄柏年家族已在新加坡筹资5.4亿美元。

为了避免另一次金融崩溃,满足已经习惯经济持续增长的国民怀有的期望,也为了更有效地与中国和印度竞争,东南亚需要提高公司和国家的治理水平。在这个地区,这就意味着要结束政客与企业大亨之间的共生关系。然而在这方面鲜有进展迹象。贫富差距正在扩大。根据ADB分析的数据显示,无论按绝对数据还是与其它国家相比,近年东南亚国家的治理更糟糕了。

很少有企业大亨承认有必要进行改革。即便是在香港这样的发达经济体中,他们也相信,他们有权利控制政府,有权利凌驾于普通民众的民主愿望之上,其理由就是大型企业对总体繁荣做出了最大的贡献。不过,从十年前那场危机得来的证据提醒我们,这种贡献非常值得怀疑。

*《危机之上:新出现的趋势与挑战》,亚洲开发银行。(Beyond the Crisis: Emerging Trends and Challenges)ADB

**《亚洲教父:香港和东南亚的金钱与权力》(Asian Godfathers: Money and Power in Hong Kong and South-east Asia), Profile Books出版社

译者/何黎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